Kylin.

戒骄戒躁

只为王子异×蔡徐坤而来

甜蜜的异坤女孩儿

拉黑这么久了戏竟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多😪😪😪


有没有那种甜甜的双向暗恋的!!!有没有推荐!!

内心深处压抑的迫切渴望:ABO!双性!孕期!产乳!虐恋情深!破镜重圆!古早狗血!


给两个孩子的爱也许不是最多最好的,但一定是平等的,说了做异坤女孩儿,就一定是他们俩的女孩儿,他们俩的妈妈,哪有什么对某一个过度偏爱呢,他们俩就是我的偏爱罢了。


安利x23罢辽,快去买快去买,下铺无光照样把脸拍亮

性和爱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当心灵上契合了之后便无可避免的会寻求肉体上的共同欢愉。

(意思就是说,异坤性张力太足了我看见他们俩只想让他们俩doi满脑子马赛克)


菜菜太可爱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裹着老公的衣服小小一团缩在镜子前面

其实很早之前在写小朋友的时候
就想过要不要写个小孩子
但是又怕写不好
我是个对婚姻和小孩子都没有耐性的人
干脆说就是我很暴躁
前段时间一直发生了很多事情
但是想到他们俩我的心里总有一块是柔软的
总觉得还有很多温柔给他们
最后我选择把这份温柔实体化
给他们一个小朋友
让这份温柔继续延续下去
为什么他叫小棉花糖呢
因为朋友说
小崽在大崽身边软乎乎的,像一朵小棉花糖
这个形容太温柔太绵软了
想要他们组成一个家庭,两个人带着小朋友,小宠物
恰好最近又有不少令人难受的关于虐童,性侵儿童的事件发生
想他们俩好好教育小朋友,也想反映些对社会的思考出来,反映些社会现实
有他们俩的话,大概虚构的小孩子也会好好长大吧
才写了关于小棉花糖的故事

也希望他们俩真的能再走长一点

确实写的不怎么好,但是有人喜欢真的很开心,还有愿意给我评论的宝贝们,真的非常感谢,有好好看评论,但是语死早不知道该怎么回复。

再有,我写什么东西,是我想写,与任何人都无关,这一点永远都不会有改变。我还是会继续写PWP,小甜饼,我想写的,我都会写,写作本身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也希望我们大家都牢记初心,只为王子异×蔡徐坤而来。

感谢。

Cotton Candy's Formula

希望大家都可以爱他、他和他。


"这是牛肉。"王子异蹲下来拽着小萨摩耶的两只爪爪让他站起来。萨摩耶哈哧哈哧吐着舌头,两只眼睛也很黑亮,示好地看着蔡徐坤。


“这是芹菜。”小棉花糖把怀里抱着的还没睁开眼睛的橘色小猫咪展示给蔡徐坤,它正在小棉花糖的怀里团成一团浅浅地呼吸着。


蔡徐坤无奈地捂住了脸,“不是养狗吗?”“买狗赠猫。”王子异从抱的吃力的小棉花糖手里把小猫崽接过来放在蔡徐坤怀里。“去宠物给牛肉打针的时候,它被放在门口的小盒子里。”“棉花糖把盒子抱起来,问‘爸爸我们可以养吗’,我觉得也是缘分,就没拒绝他。”蔡徐坤摸了摸小橘猫的头,“以后就跟着我们啦。”小橘猫在睡梦里奶声奶气喵了一声,算作回答。


“Daddy,我们可以养熊猫吗?”今天小棉花糖又看纪录片了,大熊猫好可爱哦,可是爸爸说不行。“家里已经有这么多小动物了……”牛肉叼着个网球拱了拱蔡徐坤的腿,然后松了嘴,让球掉在地上,用鼻子拱到了小棉花糖脚边。


蔡徐坤呼出一口气,还好牛肉来及时给他解了围,不然小棉花糖得一直问他“Daddy我们可以养吗可以养吗”直到他同意,可是他去哪给他儿子找只熊猫来啊……?晚上要给牛肉多加一片牛肉拌在狗粮里。


可没过一会儿,就听到牛肉在客厅里呜咽地呻吟,蔡徐坤从卧室走出来,就看到小棉花糖正摁着牛肉,拿自己的水彩笔给白色的狗毛上色,四肢已经被涂黑了一块,正托着狗脸要给眼睛上色呢。


牛肉被吓得瑟瑟发抖,芹菜走路还不稳,但是正用小爪子扒着他小主人的手,仔细一看,指甲也没伸出来,单只是用肉垫拍在棉花糖的手背上阻拦他。芹菜的眼睛已经睁开了,是浅蓝色,但也只还是只瘦瘦小小的小奶猫。小棉花糖口中还念念有词,“涂上这个,你就是国宝了牛肉!”长出息了,还知道国宝呢!


这时候正巧王子异今天回来的早,就听到蔡徐坤吼道:“王!瑜!琛!你把它涂黑了它也还是狗!”这一声把小棉花糖吓得一个哆嗦,水彩笔也掉地上,王子异还没来得及说话,战火就烧到了自己身上,“你,去洗狗!”“王瑜琛,过来!”


小棉花糖从来没见过蔡徐坤这么严厉的时候,吓得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芹菜犹豫地跟在他屁股后面走了两步,又磕了自己一个跟头,顺势趴下了舔毛,不继续跟着他走了。


蔡徐坤把小棉花糖叫进卧室,看他咬着嘴唇要哭了,但是又不敢,叹了口气,把他抱过来坐进怀里,“你看,你也知道熊猫是国宝对不对?那你知道国宝是什么意思吗?”小棉花糖呜咽着摇了摇头,“意思就是它是国家的宝贝,是大家的宝贝。”“就像你不仅是爸爸和daddy的宝贝,也是丞丞叔叔,Justin叔叔,鬼叔叔,是所有人的宝贝。”


小棉花糖抽泣起来,“宝贝,错不在你想养熊猫,而是在你不应该那么祸祸牛肉,牛肉也是我们小宝贝啊,你那么摁着他,他疼不疼呀。”“呜呜,对不起daddy,我去跟牛肉道歉。”棉花糖蔫答答垂着头,蔡徐坤摸了摸他的头,“乖,好好跟牛肉芹菜玩。”


王子异刚给牛肉洗完澡,白色衬衫袖子挽着,湿发垂下两绺搭在前额上。“爸爸,我给它吹毛吧。”王子异把吹风机从抽屉里拿出来,说:“走吧。”小棉花糖就领着牛肉回到客厅里,蔡徐坤正在收拾棉花糖的玩具,把那些玩具分门别类放回箱子里,只留了小棉花糖喜欢的米老鼠在外面,放在了沙发上。王子异把吹风机插好,递给小棉花糖,还嘱咐了一句,“离远点吹,别把它毛搅在里面了。”小棉花糖点了点头。


“辛苦了坤坤。”王子异吻了吻蔡徐坤的额头,继而又在肉嘟嘟好像花瓣的嘴唇上落下了一吻。蔡徐坤摇了摇头,“小棉花糖很听话。你才辛苦。”又回给王子异一个吻。小棉花糖给牛肉吹完了毛,芹菜慢吞吞地溜达过来,在牛肉的肚皮旁边把自己团起来,眯起眼睛。“今天对不起,牛肉。”牛肉安慰地舔了舔他的小肉手。小棉花糖又重新和牛肉滚到了一起。




“子异,我明天要去趟洛杉矶。”“这么突然?”“那个很有名的摄影师只有这个时间段有档期,我想把新专辑封面拍出来。”“那你东西收拾了吗。”“没,比起收拾东西我更担心他啊。你妈去帮忙哥嫂了,我妈去旅游了,我没记错,你明天还有拍摄吧?”王子异犹豫了一下,“要不我带他去……”蔡徐坤一口回绝了,“还不想他那么早就进入媒体的视线。”


蔡徐坤打电话问了一圈,最后只有朱正廷有空,蔡徐坤就请他帮忙带一天小棉花糖。朱正廷自然是马上答应,说第二天带他大侄去游乐场玩。蔡徐坤说游乐场还是太吸引目光了,朱正廷就说,那带他去郊区的别墅,顺便在那边玩玩,小朋友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也挺好的。


第二天一大早,王子异早早就走了去跑行程,蔡徐坤在家等朱正廷来接小棉花糖。朱正廷到了,两个人先寒暄了一会儿,讨论了点工作的事情,又嘱咐了朱正廷几句,把平常带小棉花糖出去的大包也一块给朱正廷,里面有奶粉,奶瓶水瓶,还提醒他,他现在可以吃多些辅食了,他不爱吃蔬菜泥,比较喜欢水果泥,但是还是不要让他挑食,他撒娇也要让他吃,他不会不听话的。朱正廷挨个答应表示自己记住了。


小棉花糖还睡得迷迷糊糊地,嘴角还带着点口水,蔡徐坤亲了亲他的脸蛋,轻声在他耳边说,daddy要走啦,好好听珍珠糖叔叔话哦。小棉花糖还那么小,只顾着睡觉,哪弄的明白这些,但他知道daddy要走了,努力撑起眼皮,想要看看蔡徐坤,小手也拽着蔡徐坤的衣服不放,把衣服拽出了些褶皱,“daddy也舍不得你,宝贝,可是daddy还要赚钱养家啊。”又亲了亲小棉花糖的小脑门,跟两人道了别。


因为小棉花糖还在睡,蔡徐坤就把他用小毯子裹起来,出门的衣服放在了大包里,让朱正廷带他出去再给他换上。朱正廷就把小棉花糖带回自己的公寓了。等他打扮好自己,小棉花糖也醒了,自己在玩一个能刚好抓在手里的小玩偶。“珍珠糖叔叔,我爸爸什么时候来接我呀。”小棉花糖问朱正廷。“太阳落山的时候就来接你啦。”朱正廷一边给小棉花糖穿袜子一边说。穿上衣的时候,小棉花糖乖乖抬起胳膊,等到都穿好了,朱正廷才看清蔡徐坤给小棉花糖带的衣服,整个一个王子异的缩小版,衣服还是小花衬衫,只是脚上穿了一双颜色暖暖的钩编的小袜子。


“小墨镜也戴好!”朱正廷给小棉花糖架上一副和自己同款的黑超。“准备好去玩了吗小棉花糖。”“……我还是有点想爸爸和daddy。”小棉花糖垂下眼帘说。“你今天好好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爸爸也就很快会来接你,daddy也就快回来啦!”


等王子异去接小棉花糖的时候,小棉花糖已经捏着小玩具在朱正廷怀里睡着了,口水濡湿了朱正廷昂贵的衬衫。王子异接过小棉花糖,歉意地看了看朱正廷,朱正廷不在意的摆了摆手,小声跟王子异说,“哭睡着啦,上午玩的挺好的,下午睡了午觉就玩着玩具等你来,可是左等你不来,右等你也不来,想你们俩想的不行就哭了。”


小棉花糖在王子异的怀里醒过来,还在车上,王子异点了点他的小鼻子头,把水壶拿出来给他抱着喝了两口,又亲了亲他。“今天有听珍珠糖叔叔的话吗?”小棉花糖乖巧地点了点头,“那玩的开心吗?”小棉花糖又点了点头。“那某些人想爸爸和daddy想的都哭了?”王子异逗他儿子,小棉花糖羞红了小脸,继而又点了点头,亲了亲王子异的脸,接着有点泄气地说:


“我还是好想daddy哦。”


“我也……很想你daddy。”


Cotton Candy's Theme




小孩儿,猫狗,我的宝贝们都会有,而且会有最好的。我们家的小孙子,永远都会是带着全部的爱出生的。


他那么白白的,软绵绵的,安安静静地趴在王子异怀里,小手扒着王子异的肩膀,像一粒小小的棉花糖像一朵小小的棉花糖,呼吸还带着一点奶味。

 

蔡徐坤倒是想起他刚出生的时候了,皱巴巴还红红的,丑的很,护士把他抱过来放在床边,自己皱皱鼻子嫌他丑,结果小孩儿像是听懂了一样,皱了皱和他相似的小鼻头,小小的五官都皱在一起,也哭了。

 

王子异这个新手爸爸赶紧手忙脚乱的把他抱起来,小孩儿团进男人温暖的怀里,这才不哭了。五官渐渐舒展开来,王子异笑得眉眼弯弯,着看蔡徐坤,说,“像你。”

 

孩子渐渐长大了一点,也长开了一点,变得粉粉白白,像个软糯小团子,穿着蓝粉的爬行服,在床上爬来爬去。但到底还是小孩子,睡觉的时候,拽着自己的胎发死活不撒手,愣是把自己拽哭了,一边拽一边哭,疼的受不了,还是不放手,那样子好像是别人在拉他的头发一样,蔡徐坤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第二天请自己的母亲带孩子去把头发都理了。

 

他的眼睛像两颗黑色小葡萄,睫毛长的不得了,谁看了都要说他是小睫毛精,小脸肉嘟嘟的,见过的都要伸手摸上两把,或者亲一亲。于是蔡徐坤说他这么受欢迎,干脆叫小棉花糖好了,一样甜甜软软的。

 

“这是迪奥的新款,这是巴宝莉的新款,这个是蒂凡尼的小手链……”“丞丞,他还太小了,不应该这么早就穿这么奢侈的衣服,你看看上一季Justin买了那么多,他都还没穿完。”蔡徐坤抬手指了指衣柜。“Justin买是他买,我买是我的心意,我大侄绝对不能在穿着上比别人差,是不是!”范丞丞把小棉花糖颠跶了两下,两个人蹭了蹭额,“是不是呀,棉花糖?”小棉花糖被逗得咯咯直乐。

 

蔡徐坤无奈,王子异坐到蔡徐坤旁边把他圈进怀里,“你也担心的太早了吧宝宝。”“不是……我……”接着嘴唇就被王子异用吻堵住了,蔡徐坤闭上眼睛享受王子异的亲吻,却没看到王子异悄悄对范丞丞比了个“OK”的手势。范丞丞赶紧转过身去拿米老鼠的玩偶逗小棉花糖,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的样子。

 

小棉花糖是个很乖很乖的小孩子,连两家的妈妈都说,小棉花糖太好带了,饿了就哭一声,奶嘴塞到嘴里马上就不哭了,乖乖抱着奶瓶吮吸,吃饱了不困的时候,给他一个玩具他就能自己安安静静玩上半天,半夜也很少哭闹,见到生人也不太害怕,只是好奇地用黑溜溜的圆眼睛看着人家,心都化了。

 

一岁多的时候,小棉花糖第一次开口叫了爸爸,还边叫还边从蔡徐坤怀里探了大半个身子出去,要王子异抱他,王子异把小棉花糖从蔡徐坤的手里接过来,兜着他的小屁股,让他一对小脚丫站在自己手上,小棉花糖伸出两截白白胖胖莲藕似的小手臂去够王子异的肩膀,又清脆地叫了一声“爸爸”。还用又软又水润的嘴唇亲了王子异一脸口水。

 

那边蔡徐坤瘪了瘪嘴,“这不公平。”蔡徐坤说,“我呢我呢?”他轻轻掐了掐小棉花糖柔嫩的脸颊,“叫daddy!”小棉花糖就咧嘴对着他笑,”呆……呆……“了半天,也没把后面的音发出来。蔡徐坤叹了口气,”我好亏哦,儿子最先叫的不是我。“”咱们俩不一样都是他爸爸么。“王子异亲了亲蔡徐坤的侧脸,小棉花糖也凑过去学着他爸爸的样子亲了亲蔡徐坤的侧脸。蔡徐坤叹了口气,摸了摸小棉花糖已经长出来的软软的头发,想,慢慢来吧。

 

“爸爸,小企鹅好可爱哦,我们养吧!”小棉花糖坐在电视机前面,指着记录片里面刚孵出壳的毛茸茸小企鹅,王子异在他身边坐下来,“好想要哦爸爸。”小棉花糖都要把脸贴到电视屏幕上了,王子异把他拉回来让他坐在自己怀里,“企鹅大概是不行了。”“为什么呀爸爸。”“他那么它,南极才是他的家呀,你想想,你如果刚出生就离开爸爸和daddy身边,怎么办呀?”“呜呜呜呜呜,我不要离开爸爸和daddy,呜呜呜呜……”

 

“你怎么把孩子弄哭了?”“……我就找个理由告诉他不能养企鹅。”小棉花糖哭着哭着就睡着了,蔡徐坤把他抱回他自己的小床上去,他把小棉花糖抓着自己衣襟的小手也拿了下来,然后转身看王子异,“有你这么告诉孩子的吗?小孩子心理很敏感的!”

 

等下午小棉花糖午睡醒过来,自己爬起来扶着小床的栏杆跟大床上靠着看书的蔡徐坤说话,“那我们可以养兜兜吗daddy?”蔡徐坤一头雾水,放下书,把他抱出来放到大床上,“什么是兜兜啊宝贝?”“就是兜兜啊!”小棉花糖伸出小胳膊比划来比划去,见蔡徐坤还是没领悟他的意思,他手脚并用爬到蔡徐坤腿上,示意蔡徐坤抱自己起来,蔡徐坤抱着他,他就指了指自己小床里面的小玩具。“哦,狗狗啊。”

 

“你儿子想养狗,王子异。”

 

“……我怎么觉得这小子提企鹅是在为狗做铺垫呢……”

 

“养一只倒是也行,你说呢。”

 

“我听你的宝宝。”

 

“那就养吧。我们也应该有条狗了,棉花糖一个人也太孤独了。”

 

“怕他孤独我们可以再生一个啊坤坤。”

 

“把你的手从我的屁股上拿下来……嗯……别……”

 

“棉花糖睡着了,你小点声哦。”